<menu id="81u1k"><meter id="81u1k"></meter></menu>
<small id="81u1k"><strong id="81u1k"><tt id="81u1k"></tt></strong></small>

    <label id="81u1k"><sup id="81u1k"></sup></label>
    <output id="81u1k"><ruby id="81u1k"></ruby></output>
    <blockquote id="81u1k"><ruby id="81u1k"><rp id="81u1k"></rp></ruby></blockquote>
  1. <big id="81u1k"><delect id="81u1k"><tt id="81u1k"></tt></delect></big>
      <code id="81u1k"></code>

      內容字號:默認大號超大號

      段落設置:取消段首縮進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切換到微軟雅黑切換到宋體

      業界資訊軟件之家
      Win10之家WP之家
      iPhone之家iPad之家
      安卓之家數碼之家
      評測中心智能設備
      精準搜索請嘗試:精確搜索

      人類是“憎恨”情緒的大師,但會付出大代價

      2018-9-4 8:06:05來源:新浪科技作者:葉子責編:遠洋評論:

      北京時間9月4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我們人類可是“憎恨”這種情緒的大師。自有歷史記錄以來,人類就有了容易憎恨他人的性格。世仇和宿怨似乎是人類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為何會這樣呢?

      就像其它情緒一樣,仇恨和憎恨他人的能力可通過學習掌握,并在一生中逐漸加強。但這種能力也深深銘刻在我們的DNA中。說到底,憎恨的感覺和復仇的欲望都是一種心理狀態,促使我們去實現某種目標。可以說仇恨深深扎根于欲望、以及對某種特定結果的追尋之中。

      大腦中的行為激活系統使我們燃起怒火,促使我們去追求并實現目標。從神經元的層面來看,這一過程涉及到幾種腦部結構,包括大腦黑質(位于腦中部,與行為回饋有關)、腹側被蓋區(與多巴胺的產生和傳遞有關)、腹側紋狀體(與回饋、強化和沖動有關)、以及前額葉皮質(位于大腦前部,負責幫助我們實現特定目標)。

      我們對行為激活系統中涉及的生理過程還不甚了解,但它很可能是在多巴胺的促進下完成的。多巴胺是一種神經介質,與回饋、強化和積極感受有關。當我們深陷于宿怨中不能自拔、希望能占據上風,或者想報復某個傷害過自己的人時,行為激活系統就會發揮作用。邁阿密大學心理學教授邁克爾·麥古洛(Michael McCullough)指出,積怨和復仇的欲望都與追逐目標、滿足欲望的心態直接相關。

      “這套古老的大腦系統產生了這種欲望,還會產生‘欲望馬上就可以獲得滿足’的感覺。”麥古洛表示,“它追逐的不是快樂或回饋本身,而是朝目標前進的那種欲望。正是這種坐立不安的感覺,使復仇的欲望變得令人欲罷不能。”

      因此,當我們與某人有宿怨時,我們其實一直處在“欲求不滿”的狀態中。我們會極度渴望對方能夠改變主意,承認自己的錯誤,明白他們對自己造成的傷害,最終從中學到教訓。或者在有些情況下,我們還覺得需要從口頭或身體上傷害對方,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只有知道了那些傷害過我們的人意識到了對我們的傷害,會因此受到懲罰,并且從此會改變自己的行為處事時,我們的內心深處才會產生真正的滿足感。”麥古洛說道,“這些便是復仇的樂趣所在。”

      不過,當你與他人有積怨時,大腦中有的可不僅僅是欲望。要與他人保持積怨,我們還必須反復思考彼此之間的恩怨。這不僅會占用大量時間,也會消耗大量腦部能量。

      為證明這一點,新南威爾士大學的神經科學家們在利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掃描受試者大腦的同時,對受試者進行侮辱。在受試者首次怒氣爆發時,科學家觀察到受試者的前額葉皮質(負責決策、回憶等等)就像圣誕樹一樣亮了起來。兩周后,科學家又把這些受試者邀請回來,請他們回想之前的經歷、以及對受到侮辱的感受。結果發現,這一次有幾處不同的腦區得到了激活,包括海馬體(負責鞏固信息、將短期記憶轉化為長期記憶)、島葉(一塊很小的腦區,與情緒和上癮有關)、以及扣帶皮層(負責與情緒相關的多種功能)。該研究指出,長期積怨和憤怒的想法都涉及到十分復雜的神經過程。

      憤怒的功能

      但這些情緒的存在是有原因的。能長時間積怨在心、一心想要復仇,說明我們并不是逆來順受的人。在有些情況下,表達出這些情緒、并就此采取行動,的確可以給雙方之間的積怨畫上句號。

      “人類在受到傷害后,便會產生憤怒、憎恨和復仇的傾向。”麥古洛稱,復仇的能力是人類與生俱來的特征之一。表達憤怒情緒有時也是一種解決問題的手段,如果問題來自與他人同住,那就尤其如此。麥古洛指出,最有意思的一點在于,仇恨和復仇的欲望在人類文化中是共通的。在人類學家、心理學家和行為科學家研究的人種學材料中,約95%的材料里都出現了憎恨、宿怨和復仇的概念。

      還有證據顯示,其它物種也會有類似習慣,如報復性的暴力行為、以及類似宿怨的行為等等。例如,烏鴉的怨恨情緒可以保持數天、乃至一個月之久。黑猩猩也會積怨在心。麥古洛稱,這些行為的目的都是為了避免未來再受到傷害。博弈論也顯示,威脅對他人進行報復可以形成有力的震懾作用。因此在部分情況中,積怨在心、并據此采取行動是一種十分成功的策略。

      “這些情緒究竟有什么作用呢?”麥古洛表示,“如果我們察覺到自己、或自己的所愛之人受到了貶低、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我們就會產生挑起沖突、進行復仇的欲望。這還能顯示我們不會對自己受到的輕慢善罷甘休,等于是對錯待了我們的人施加了壓力。”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神經系統發育與可塑性部門主任道格·菲爾茲(Doug Fields)指出,爭吵、憎恨和積怨的根源都在于憤怒,而憤怒這種情緒則能幫助我們做好挺身戰斗的準備。他表示,在適者生存的自然界中,戰斗是一種不可或缺的行為,在現代社會的一些極端情況中也是如此。

      沉重的代價

      但憎恨他人、積怨在心也會造成很大的心理代價。

      麥古洛2007年參與的一項研究發現,總對某件事耿耿于懷的人會分泌更多的皮質醇。這種物質有“壓力荷爾蒙”之稱,若大腦中含量過多,便會導致焦慮、抑郁、睡眠障礙、記憶與注意力問題、甚至增重等等。2012年,麥古洛發表的一項后續研究顯示,當我們對傷害自己的人表現出和解的姿態時,皮質醇水平便會有所下降。可見即使在大腦內部,原諒他人也能產生巨大的影響。

      但對某件事耿耿于懷還會讓我們付出另一種代價,這一代價與我們的行為有關。2005年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對他人積怨在心、怒氣久久不散的害處很大,因為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的敵對情緒也會與日俱增,甚至會遷怒于其他無辜者。2013年的一項研究指出,當“我們想要達成某一目標的努力受到阻撓時”、即當我們感到沮喪時,便會產生這種敵對情緒。

      的確,積怨在心對人十分有害,卻又往往令人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當我們反復回想某件事時,便會翻過來覆過去地回憶自己受到的虐待,還會反復琢磨自己本來可以做的事、本來可以說的話,或是苦苦思索自己接下來要怎么做。

      “這些想法會占據大量‘內存’”,麥古洛表示,“這些都是機會成本,而你原本可以用這些時間去想想其它美好的事物,比如你正擁有的一段甜蜜戀情、或者好好構思一下自己的未來。但由于你把精力花在了咀嚼痛苦上,這些事情就顧不上去想了。”

      由它去吧

      因此,雖然積怨在心似乎也有一定作用,但它實際上會使我們陷入痛苦、止步不前。我們必須從中脫身而出。為此,我們首先要意識到怨恨他人其實毫無意義。

      “我們必須充分理解產生憤怒和敵意的神經回路,并認識到我們之所以會產生這些生理反應,是因為它們有時是不可或缺的。但我們也要認識到,這些神經回路有時會適得其反,在現代社會中尤其如此,因為我們的大腦并不是為了適應現代社會而設計的。”菲爾茲表示,“我們可能會不合時宜地產生憤怒與敵對的情緒,但這些情緒對當前情境很可能有害無益。”

      下次當你產生不合理的怨恨情緒、卻無法釋懷的時候,請回想一下上面的話。引起這些情緒的是你的大腦,而不是其他人。你應當記住這一點,對情境進行準確評估,然后努力讓自己釋懷。

      相關文章

      關鍵詞:心理學

      IT之家,軟媒旗下科技門戶網站 - 愛科技,愛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軟媒公司版權所有

      北京赛车彩票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