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81u1k"><meter id="81u1k"></meter></menu>
<small id="81u1k"><strong id="81u1k"><tt id="81u1k"></tt></strong></small>

    <label id="81u1k"><sup id="81u1k"></sup></label>
    <output id="81u1k"><ruby id="81u1k"></ruby></output>
    <blockquote id="81u1k"><ruby id="81u1k"><rp id="81u1k"></rp></ruby></blockquote>
  1. <big id="81u1k"><delect id="81u1k"><tt id="81u1k"></tt></delect></big>
      <code id="81u1k"></code>

      內容字號:默認大號超大號

      段落設置:取消段首縮進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切換到微軟雅黑切換到宋體

      業界資訊軟件之家
      Win10之家WP之家
      iPhone之家iPad之家
      安卓之家數碼之家
      評測中心智能設備
      精準搜索請嘗試:精確搜索

      華爾街日報:馬斯克最大的敵人在自己身上

      2018-9-2 12:11:51來源:鳳凰科技作者:簫雨責編:浮生評論:

      北京時間9月2日消息,《華爾街日報》刊文稱,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是一名富有遠見卓識的企業家,他想要把人類送往火星,讓投資者成功,但是他的自負可能會成為阻礙自己實現這些目標的最大攔路虎。

      以下是文章摘要:

      今年春天,在視察特斯拉加州費利蒙電動汽車工廠期間,馬斯克詢問為何裝配線停止運行了。經理回答稱,一旦有人擋道,自動安全傳感器就會讓裝配線停止運行。

      知情人士稱,馬斯克當時很生氣。他高調押注電動汽車量產,但是進度自生產開始以來一直落后于計劃。裝配線的停止運行再次讓他感覺到了挫敗感。

      這位億萬富翁企業家開始用頭撞擊裝配線上一輛汽車的前端。“我沒覺察到這會傷害到我,”他指的是運行緩慢的裝配線上的汽車,“我只是想讓這些汽車的生產繼續下去。”

      當一名生產系統的高級工程經理解釋稱,這是一項安全措施時,馬斯克對他喊道:“滾出去”。特斯拉隨后宣布,這名經理因為其它原因被解雇。

      唯我獨尊

      前特斯拉員工稱,作為世界上最知名、最有爭議的企業家之一,馬斯克的做事風格就好像是只有他能夠實現其宏大目標似的。這些宏大目標涵蓋電動汽車、太陽能領域,把人類送上火星,解決洛杉磯擁擠的交通問題。

      這些員工稱,馬斯克渴望完美,但是親自接管一些事務會讓他的下屬感到受挫。據馬斯克的好友、同事以及親屬透露,馬斯克提出了一大堆問題,但是沒有給出一個答案。數十名高管不和馬斯克一條心,這讓他感到孤立。

      ▲Model 3裝配線上的組裝機器人

      即便是按照硅谷極端利己的標準來衡量,這也意味著押注馬斯克的公司,實際上就是押注馬斯克自己。目前為止,投資者已經取得了回報。即便是在近期股價下滑的情況下,特斯拉的市值也超過了500億美元,能夠匹敵傳統美國汽車制造商。馬斯克的火箭公司SpaceX的估值也超過了200億美元。

      對于許多投資者和分析師來說,馬斯克在8月7日發表的推文——“正在考慮將特斯拉以每股420美元私有化,資金已到位”——以及他在16天后就選擇放棄這一計劃,體現出了押注馬斯克不利的一面:專心看起來也可能是魯莽,甚至有人質疑馬斯克是否適合擔任CEO。

      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已經啟動了對馬斯克的正式調查,以查明他的推文是否誤導投資者,違反了證券法。好友和家人們則擔心,馬斯克太疲憊,工作過度。

      馬斯克表示,他的行為和快速決策會被誤解成古怪行為。“與其以稍低錯誤率作出更少決定,還不如以稍高錯誤率在每個單位時間作出更多決定,”他在上周末的郵件中稱,“因為很明顯,我的一個未來正確決定能夠扭轉稍早前的一個錯誤決定,稍早前的錯誤通常不會造成災難性的后果。”

      特斯拉隨后澄清稱,馬斯克當時戴著安全帽,是輕敲了裝配線的汽車,不是撞擊。特斯拉稱,生產系統的調整是在不危害安全的情況下進行的。

      獨自前行

      在SpaceX,馬斯克依靠總裁格溫·肖特維爾(Gwynne Shotwell)來維持公司日常運營。SpaceX的火箭業務要比特斯拉擁有更高的預測性:它只有很少客戶,在發射前就獲得付款,還是一家私有公司,沒有那么大的投資者壓力。

      馬斯克在特斯拉可以依賴獲取信息的高管團隊正在減少。過去兩年,50多位特斯拉副總裁或更高級別管理人員已經離職。

      知情人士稱,馬斯克目前為止還沒有找到一位能夠在專業或遠見上讓他感到滿意的二把手。

      很長時間以前,馬斯克就對他的高管稱,他不想擔任CEO,只會留到讓特斯拉的生產跟上進度,然后就會卸任CEO專注于產品開發。被外界看好成為特斯拉CEO的馬斯克副手包括工程總監道格·菲爾德(Doug Field)、銷售總監喬·麥克尼爾(Jon McNeill)。

      ▲馬斯克與前未婚妻萊利

      這兩位高管都在今年離開了特斯拉。馬斯克并未為他們尋找替代者,而是接管了他們的職責。特斯拉表示,這兩人都不是公司CEO的培養對象。

      馬斯克在接受采訪時稱,他不知道有誰更加出色,可以取代他。“不是我守著CEO不放,”他表示。他告訴自己的副手,他擔心自己離職會讓特斯拉面臨風險。

      犧牲家庭時間

      CEO工作讓他的健康透支。知情人士稱,馬斯克存在睡眠障礙,他也談論過使用安眠藥安必恩的事情。當安眠藥不起作用時,疲憊會讓他第二天的工作效率下降。當他的5個兒子——與第一任妻子賈斯汀·馬斯克(Justine Musk)生的一對三胞胎和一對雙胞胎——都在加州貝萊爾(Bel Air)家中時,會幫助馬斯克緩解壓力。

      一位知情人士回憶稱,幾年前,當特斯拉還在努力提高Model X產量時,馬斯克即興把工人們叫到了裝配線的盡頭。他向工人們表示了感謝,當承認自己犧牲了與家人在一起的時間時,他哽咽了。

      “我也想念與我的家人在一起的美好日子,”他說。

      相關文章

      關鍵詞:馬斯克特斯拉

      IT之家,軟媒旗下科技門戶網站 - 愛科技,愛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軟媒公司版權所有

      北京赛车彩票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