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81u1k"><meter id="81u1k"></meter></menu>
<small id="81u1k"><strong id="81u1k"><tt id="81u1k"></tt></strong></small>

    <label id="81u1k"><sup id="81u1k"></sup></label>
    <output id="81u1k"><ruby id="81u1k"></ruby></output>
    <blockquote id="81u1k"><ruby id="81u1k"><rp id="81u1k"></rp></ruby></blockquote>
  1. <big id="81u1k"><delect id="81u1k"><tt id="81u1k"></tt></delect></big>
      <code id="81u1k"></code>

      內容字號:默認大號超大號

      段落設置:取消段首縮進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切換到微軟雅黑切換到宋體

      業界資訊軟件之家
      Win10之家WP之家
      iPhone之家iPad之家
      安卓之家數碼之家
      評測中心智能設備
      精準搜索請嘗試:精確搜索

      劉強東回國,如何拯救“內憂外患”的京東

      2018-9-4 9:05:44來源:新浪科技作者:野馬財經責編:馬卡評論:

      文/資本市場部

      來源:野馬財經(YMCJ8686)

      一次普通的商務之旅,眼看著正在演變成一場“傷務”危機。然而,根據京東的最新回應,劉強東此次在美期間“沒有受到任何指控”。

      難道,這次“傷務”竟然是一起因工誤傷?華爾街的空頭們該不該感謝劉強東此次美國之旅送上的“神助攻”?

      9月2日下午,一則關于“劉強東疑似涉嫌性侵被美國警方逮捕”的消息在網絡上廣泛流傳。3日下午,京東再度回應稱,劉強東已回到中國正常開展工作。

      商務變“誤傷”?

      京東方面的這次回復,還一改之前“受到不實指控”的對外口徑,轉而稱劉強東被警方帶走調查不久后即被釋放,“沒有受到任何指控”。

      然而,據美國明尼阿波里斯市亨內平郡警察局信息顯示,當地時間8月31日晚間23:32分,因涉嫌“構成犯罪的性行為”,一位全名為“Liu,Qiang Dong”的男子在當地被捕,并于9月1日下午4:05被釋放。

      截圖來源:Hennepin County治安官網

      對此,京東官方發布微博予以否認稱,“劉強東先生在美國商務活動期間,遭遇到了失實指控,經過當地警方調查,未發現有任何不當行為,他將按照原計劃繼續其行程。”

      隨后,多家媒體比對出生日期及相關資料確認,上述“Liu,Qiang Dong”即是京東創始人劉強東,并從亨內平郡警署處獲得了劉強東被拘捕時的照片。

      截圖來源于網絡

      截至目前,美國警署最新回應稱,劉強東沒有被限制出入境,不知現在人在何處,將會繼續調查此案。

      有分析人士認為,劉強東此次訪美有著更為商業化的考量。面對著節節下跌的股價與表現不佳的財務數據,國際市場是京東近期重點。

      一位名叫“一燈師傅”的新浪微博用戶透露,劉強東訪美期間參加了明尼蘇達大學卡爾森商學院的課程活動,走訪了ECOLAB、3M和General Mills等世界500強企業,還在課堂上發表了演講。

      截圖來源:新浪微博

      8月29日,劉強東在美期間,彭博社發布文章稱,京東將轉向谷歌和其主要股東沃爾瑪。在此之前的6月18日,谷歌也曾宣布將對京東投資5.5億美元。

      野馬財經就劉強東涉嫌性侵事件,是否會影響京東的國際化之路詢問了京東相關人員,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股價下跌遭機構減持

      其實,目前美股上市公司京東的股價看起來同樣不太樂觀。多名業內人士向野馬財經表示,預計受此次涉嫌性侵事件影響,下一個交易日京東股價會面臨較大壓力。

      時光回溯到半年前,京東股價一度高達50.68美元/股,此后便不斷下跌。雖在京東“6·18”購物節前后股價有所反彈,但仍然抵擋不住頹勢。上周五,京東股價繼續下挫,盤中低至30.52美元/股,創下了52周來的新低。

      野馬財經發現,在京東股價一路下跌的過程中,遭到多家機構減持。

      高瓴資本是京東上市前的股東,從2016年起,該機構就連續多個季度拋售京東股票。同花順數據顯示,2017年6月18日,高瓴資本持有7889萬股京東股票。通過一年多來不斷地減持,到2018年8月16日,高瓴資本僅持有2121萬股京東股票,并早已退出了主要股東之列。

      作為曾經的京東第三大股東,老虎基金比高瓴資本更早消失在主要股東行列。自2015年三季度老虎基金減持了18%的所持京東股份后,便在隨后的多個季度持續減持。盡管在2018年年初老虎基金小幅增持京東股票,但是同花順數據顯示2018年3月以前老虎基金和高瓴資本均在京東股價的相對高位時期拋售了部分所持股票。

      除了高瓴資本、老虎基金等國內熟知的金融機構外,諸多華爾街投資機構也都有減持京東股票的行為。

      來源:同花順

      富達投資(Fmr Llc)是美國最大的金融服務以及共同基金公司之一,也是蘋果的股東和Google的投資人。同花順數據顯示,在2017年6月18日之前,富達投資曾增持了2310萬股京東股票,持股數量達4227萬股。可在2018年多個季度的持股調整后,到2018年8月16日,富達投資僅持有3268萬股京東股票。

      無獨有偶,美國著名基金公司——道奇·考克斯(Dodge & Cox)也在2018年前兩個季度不斷拋售京東股票。直到2018年第三季度,京東股票在相對低位時,才進行了小幅增持,但持股數量相比一年以前下滑了30%以上。

      另外,曾在網易、汽車之家、東風集團股份等多只股票建倉的Orbis Allan Gray Ltd,也在2018年不斷減持,直至退出前十大機構持倉之列。

      在此之前,京東發布的公告顯示,掌門人劉強東在2017年也曾減持京東股票。

      多次被唱空

      除了減持外,2014年在美國上市的京東幾乎年年都被機構唱空。

      2015年“6·18”促銷活動前夕,美國投資咨詢機構J Capital曾率先發難,發布名為《京東已成批發商》的做空報告,對京東未來盈利能力存疑,并認為京東存在銷售額刷單行為。該機構給出“賣出”評級,目標價定位為23.36美元/股,較當時股價折價逾30%。

      對此,京東回應稱該報告采用大量錯誤的計算方式和邏輯推導,得出與事實完全不符的結論,嚴重地誤導了投資者和公眾。然而,京東的股價表現卻讓其十分尷尬,走勢一如做空機構的預測。1年后,京東的股價曾摸至19.51美元/股,下跌近50%。

      或許是看到了前一份做空報告的神奇效果。新加坡畢盛資產管理公司(APS Asset Management,下稱“APS”)也開始發布對京東看空的報告。資料顯示,APS是一家創建于1995年的資產管理公司,投資方向主要是亞洲資產。

      2016年5月,APS公司的一位高級分析師甩出了一份長達50多頁的京東做空報告,并將京東未來1-2年目標價定為12美元/股。

      等到第二年的“6·18”電商大戰前夕,APS再次甩出了一篇做空報告,由其創始人兼首席投資官Wong Kok Hoi親自操刀,開宗明義《這是一個郁金香故事嗎?》。報告稱,京東的估值高達600億美元,市盈率超過410倍,就是一個泡沫故事。京東不可能成為中國的亞馬遜。

      2017年“雙11”前夕,APS第三次發表看空京東的意見,認為京東無法在“雙11”的價格戰中與阿里巴巴相抗衡,以此判定京東缺乏增長的潛力。然而京東當年“雙11”的表現卻狠狠地“打臉”APS。

      與此同時,令APS萬分尷尬的還有京東一路上漲的股價。從APS第一次發表做空報告的24美元/股的股價算起,到2017年11月接近40美元/股,京東的股價在APS的3份做空報告中上漲了逾60%。

      圖為APS三次做空時間與京東股價走勢關系(來源:Wind數據)

      2018年初,京東股價躍至歷史高位,而“屢遭打臉”的APS似乎迎來了勝利的曙光。

      2018年京東6·18前夕,APS資產管理公司首席投資官Wong Kok Hoi在一場演講中表示,“我看到的所有證據都表明,京東是一只遭到瘋狂炒作的股票。”

      盡管對此京東給予了及時的回應,但是公司股價卻沒有一如以往節節攀升,在6·18前后小幅沖高后便不斷下跌,相比APS發布言論時,已經跌去了5美元。

      京東的內憂

      除了面臨接二連三的外患,京東今年來也是內憂不斷。最新一季財務報告顯示,目前京東已實現連續9個季度盈利,不過就具體的營收狀況而言,卻不容樂觀。

      2018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京東實現當期營業收入為1223億元,同比增長31.2%;實現凈利潤為4.781億元(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相比去年同期凈利潤9.765億元,下滑51.04%。每ADS攤薄收益為人民幣0.33元,同比下降50.7%。

      此外,在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2018年二季度京東凈虧損為22.125億元,相比去年同期凈虧損2.87億元,虧損大幅升高。

      由此可見,京東營收方面雖然依舊增長平穩,但是凈利潤卻下滑明顯。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利潤下滑?

      一方面,數據顯示京東上半年研發與物流成本都在持續增加,尤其研發投入。財報顯示,二季度公司技術研發投入為27.81億元人民幣,較去年同期的15.46億元人民幣增長達79.8%。

      另一方面,物流成本的增加在吞噬著京東的利潤。據悉在過去兩個季度,京東成立了物流資產管理公司,作為繼京東金融、京東物流之后的第三個獨立業務。截至2018年上半年,京東在中國經營有521個倉庫,總建筑面積為1160萬平方米,其中約250萬為京東自有。

      此外,京東近年來GMV(網站成交金額)增速放緩,也是影響公司業績的一大隱患。在電商界,GMV一向為衡量平臺業績的重要標準。

      京東今年第二季度實現了約30%的GMV增長,其中“618”電商狂歡節貢獻了不少力量。公開資料顯示,今年“6·18”期間京東累計下單金額為1592億元,同比增長為33%,但相比前兩年的數據,2014年GMV增速達107%、2015年達84%、2016年跌到47%……

      可見京東的GMV呈現逐漸下降趨勢。申萬宏源分析師黃倩亦在研報中指出,阿里巴巴的活躍用戶增長速度雖然比京東慢很多,但它的單位GMW是京東的3倍以上,也就是意味著阿里的單位用戶價值遠高于京東。而隨著電商市場格局的變化,京東所要面臨的市場競爭勢必將愈加激烈。

      線上業務,唯品會、網易考拉等新玩家已經悄然崛起,“黑馬”拼多多也抱上騰訊大腿成功搶占C位,留給京東的市場份額正在逐漸被吞噬。

      線下物流業務,目前順豐、菜鳥等快遞公司都在積極布局智慧物流,提升社會化物流的用戶體驗,尤其菜鳥線下網絡的落地和虛擬倉配模式已經逐漸跟上京東的腳步,這意味著京東引以為豪的物流、配送服務的優勢地位也出現松動。分析人士認為,這或許也是京東為何從2017年四季度以來持續加大研發投入的重要原因之一。

      前陣子京東反腐風波,連續辭退了16人。其中4人因情節嚴重,直接被公安機關拘留,當中還包括了京東物流配送業務的幾名高管。

      如今這段人心惶惶的風波還未完全過去,核心人物東哥又陷入“性侵”丑聞,也不知內憂外患的京東要如何安然度過這個“本命年”(今年是狗年,京東的標志,你懂的)。你認為劉強東能hold住此次危機嗎?評論中留言吧!

      相關文章

      關鍵詞:劉強東京東

      IT之家,軟媒旗下科技門戶網站 - 愛科技,愛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軟媒公司版權所有

      北京赛车彩票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