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81u1k"><meter id="81u1k"></meter></menu>
<small id="81u1k"><strong id="81u1k"><tt id="81u1k"></tt></strong></small>

    <label id="81u1k"><sup id="81u1k"></sup></label>
    <output id="81u1k"><ruby id="81u1k"></ruby></output>
    <blockquote id="81u1k"><ruby id="81u1k"><rp id="81u1k"></rp></ruby></blockquote>
  1. <big id="81u1k"><delect id="81u1k"><tt id="81u1k"></tt></delect></big>
      <code id="81u1k"></code>

      內容字號:默認大號超大號

      段落設置:取消段首縮進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切換到微軟雅黑切換到宋體

      業界資訊軟件之家
      Win10之家WP之家
      iPhone之家iPad之家
      安卓之家數碼之家
      評測中心智能設備
      精準搜索請嘗試:精確搜索

      我們為什么總也躲不開黑車?

      2018-9-4 12:35:28來源:虎嗅APP作者:新周刊?責編:守一評論:

      說到底,只要乘客出行難的問題沒解決,黑車還是會繼續存在,無論是在出租車時代,還是網約車時代。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木木。

      深夜,三里屯太古里街上依舊熱鬧。霓虹燈下,醉得東倒西歪的游客,從酒吧里踉蹌走出,趴在了停靠在街邊的車上。在此等候已久的司機,趕緊打開車門上前攬客,沒有費太多唇舌就將顧客接到了車上。

      網約車新政落戶以來,非京牌網約車失去了活路,一些網約車司機開始干起了舊行當——拉黑車。有媒體記者暗訪發現,朝陽大悅城、三里屯、勁松、四惠這些地方,都能看到黑車的存在。

      近一點的距離,一人10塊,滿4個人才開車。遠一點的距離,20公里路程,一口價80,比普通網約車貴了將近一半。價格雖貴,安全也得不到保障,但沒有多少選擇的顧客還是選擇了坐上黑車,在車里沉沉睡去。

      從出租車時代開始,黑車就一直存在,從未退出歷史的舞臺。而那些以“順風”為名拉客的滴滴司機,只怕也混入了不少黑車司機。安全出行,需要我們時刻關心,從來就不是一件一勞永逸的事情。

      ▲電視臺曝光車站黑車強行拉客

      出租車時代:左手黑車,右手套牌車

      在前后幾波譴責滴滴的潮流里,總有人懷念起出租車時代的美好。有不少人說,能打出租車就盡量打出租車,比打滴滴安全得多。

      也許是回憶濾鏡的作用太大,以至于模糊了一些真相。實際上,在網約車尚未橫空出世的年代,行車不打表、繞道、挑客、拒載、服務態度差,才是出租車行業留給公眾的普遍印象。

      ▲電視臺曝光深夜北京南站外出租車變黑車

      2016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央視主持人張澤群還在采訪中說,打車難、打車貴是全國大中城市多年來的通病,沒辦法徹底解決。

      為什么打車難?這還得從出租車行業的特許經營說起。

      原本,政府應該根據市場容量,有限度地發放牌照,以滿足公眾的出行需求。但在現實中,這樣的操作具有極大的灰色空間,于是就變成了“政府控制出租車號牌,成為稀缺資源,再將號牌賣給公司或者個人,收取幾萬、幾十萬的使用費”。

      花了大價錢買下牌照的出租車公司,同樣讓租車的司機繳納高額的“份子錢”。每個月尚未開工,司機們的腦門上就貼上了一張巨額欠條。迫于成本壓力,他們討厭空車和堵車,偏愛順程和遠程,挑客、拒載、疲勞駕駛的情況時有發生。

      此情此景,盡管有正規出租車公司背書,公眾的出行安全未必就能得到百分百的保障。

      牌照奇貨可居、“份子錢”費用高昂,也催生了各種黑車產業鏈,譬如套牌的出租車。有調查就發現,北京郊區有不少套牌車銷售點,改裝的套牌出租車標價不到兩萬。執法人員每年查處上千輛套牌車,但卻屢禁不止。

      套牌車的安全隱患更是顯而易見。且不說這些快報廢的舊車還能撐多久,車牌、駕駛證都是偽造的,一旦出事,司機溜之大吉,能上哪去追查?“套牌車”是黑車,司機也心知肚明,如果面臨檢查,罰款、扣車總是免不了的。現實中,就有不少“套牌車”司機為了逃避交警,暴力沖卡、逃逸的案例。

      ▲套假牌風險很大。/江蘇網絡電視臺

      不過,相比起肉眼難以判斷的“套牌車”,喜歡在后視鏡下掛小紅燈的黑車則更有標識性。當旅客蜂擁走出車站時,總會有那么幾個“拉客仔”,殷勤地問你要不要坐車。這種車往往都是一口價,價錢不一定比正規出租便宜,但還要湊夠人頭才走。

      機場、車站、熱門的旅游景點,都是黑車的聚集地。在難以打到正規出租車的深夜,抑或是公共交通不發達的區域,黑車幾乎成了旅客唯一的選擇。盡管有關黑車“賣豬仔”的故事時有耳聞,但誰又不曾一邊心驚膽戰,一邊坐上黑車呢?

      網約車時代,黑車成功上岸

      黑車、套牌車違法違規,但監管卻從未真正生效,這與出租車行業的沉疴積弊脫不了干系。但寄希望于出租車行業改革,又談何容易?無論是降低“份子錢”,還是干脆放棄出租車的特許經營權,都要動無數人的奶酪。

      在這種情況下,利用技術創新,提高出租車的運行效率,成為緩解出行難題的辦法之一。2012年前后,各種各樣的打車軟件悄然興起,快的、易到、神州等打車軟件前仆后繼,各自攻城略地。

      2012年9月,滴滴打車在北京上線。接下來的故事我們都很熟悉,程維帶領滴滴合并了快的、Uber,一家獨大,穩坐網約車的第一把交椅。成立五年間,滴滴融資17輪,將網約車業務拓展到全國400多座城市,市場占有率保持在90%以上。

      傳統的出租車行業,經過互聯網技術的改造,成了“互聯網+”、共享經濟的新秀。但在鮮花與掌聲之外,危機也在埋伏。早在2014年,神州租車總裁陸正耀就曾預言,“滴滴肯定會出事”。與滴滴相比,神州專車旗下的司機都是自行雇傭的全職員工,主打安全牌。

      ▲順風車安全問題層出不窮。

      從某種程度上說,滴滴從上線伊始,就淪為部分黑車的攬客工具。有媒體就曾爆出,一些黑車司機用報廢一年多的出租車牌注冊滴滴,居然還能蒙混過關。如果不是滴滴注冊審核不嚴格,那么至少滴滴內部的司機賬號數據庫,也沒有與出租車管理部門實時同步,篩選黑車。

      滴滴已經下架的順風車業務,更是監管盲區。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早在今年3月初,滴滴在臺灣就收到了4000萬的天價罰單,并下架了順風車業務。

      臺灣“公路總局”認定順風車涉及違法載客營利的行為——有的車主刻意繞路載人,也有人一天跑好幾趟,變成“專業順風車”,不符合順風車“上下班過程順路拉人分擔油費”的設置初衷。

      其實,只要稍加留意就知道,專職拉順風車的司機并不少見。原因就在于,順風車隸屬私人小客車合乘的范疇,并不受網約車條例監管,而這大大降低了順風車主的注冊門檻。

      受網約車條例約束,快車、專車司機不僅需要有“兩證”傍身(《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運輸證》《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駕駛員證》),同時還面臨戶籍、車牌、車輛軸距的審核。而順風車則免除了這些麻煩,方便了真正的順風車主。

      ▲《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

      但安全問題也由此產生,滴滴順風車的定價不低,平臺還要抽取5%-10%的傭金,讓順風車有了部分營利空間。不少不具備專車、快車駕駛條件的司機,便注冊順風車,以順風車之名,行網約車之實。

      而這些為了掙錢開順風車的司機,不少就是原來的黑車司機。滴滴順風車,在某種程度上講,就是對黑車的收編。如此一來,又有什么安全感可言?

      黑車、網約車、出租車,哪個更安全?

      黑車不安全已是共識,出租車犯罪在世界范圍內都是難以徹底根治的治安問題,那么網約車又是否安全呢?

      從技術層面上講,網約車確實會更安全。在網約車的誕生之初,眾人就對它委以保障安全的重任。

      相比起出租車,網約車最重要的安全措施,就是保留了線上的數據記錄。司機、乘客都要經過身份認證,如若發生安全事故,能為案件偵破提供更多線索,客觀上還可避免更多的犯罪。

      網約車軟件其他的安全功能,如行程分享、緊急求助、號碼保護、人像認證等等,雖然并不十分完美,也在逐漸完善。相比起出租車,網約車還是提供了更多一點的安全感。

      網約車收編黑車、黑司機,在資質審查上的不得力,是造成安全事故的重要原因,也是亟需改變的現狀。

      ▲網約車十大亂象。/新浪財經

      就在近日,25歲的女模特在北京坐快車遇到車禍,慘遭毀容。事后,她才發現,原來接她的司機是一位64歲的老人,而不是訂單中顯示30歲的司機。可以想見,對網約車司機資質的審核,不僅停留在順風車層面,快車、專車也要嚴查。

      而其他網約車性質的平臺,也要將安全放在首位。有“貨運界滴滴”之稱的貨拉拉,同樣應該如此。近日,一位杭州女孩因被貨拉拉司機性騷擾、威脅,被迫躲在酒店二十多天不敢回家。此事在得到媒體曝光之前,受到貨拉拉的百般推諉。而這些平臺的不作為,都為人不齒。

      網約車現在飽受詬病,除了這三個月來兩起命案造成的觸目驚心,當然也有網約車平臺以利益驅動,從而踐踏基本道德底線的緣故。譬如順風車過分強調社交,投放帶有性暗示的廣告,都讓人產生強烈的不適。

      ▲貨拉拉官方的致歉

      當然,如果順風車不強調營利的屬性,那么在客觀上,還是避免收納更多的黑車司機,從而形成一股倒逼的力量。

      但說到底,只要乘客出行難的問題沒解決,黑車還是會繼續存在,無論是在出租車時代,還是網約車時代。而建設公共交通設施、緩解出行難的問題,更是政府應盡的責任。

      相關文章

      關鍵詞:網約車黑車

      IT之家,軟媒旗下科技門戶網站 - 愛科技,愛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軟媒公司版權所有

      北京赛车彩票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