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81u1k"><meter id="81u1k"></meter></menu>
<small id="81u1k"><strong id="81u1k"><tt id="81u1k"></tt></strong></small>

    <label id="81u1k"><sup id="81u1k"></sup></label>
    <output id="81u1k"><ruby id="81u1k"></ruby></output>
    <blockquote id="81u1k"><ruby id="81u1k"><rp id="81u1k"></rp></ruby></blockquote>
  1. <big id="81u1k"><delect id="81u1k"><tt id="81u1k"></tt></delect></big>
      <code id="81u1k"></code>

      內容字號:默認大號超大號

      段落設置:取消段首縮進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切換到微軟雅黑切換到宋體

      業界資訊軟件之家
      Win10之家WP之家
      iPhone之家iPad之家
      安卓之家數碼之家
      評測中心智能設備
      精準搜索請嘗試:精確搜索

      ofo從登頂神壇到跌落低谷,戴威的成功是否是曇花一現

      2018-9-5 12:17:15來源:藍鯨TMT作者:凌晨六點責編:阿迷評論:

      在這個“互聯網+”創業之風席卷全球的今天,越來越多年輕氣盛的90后懷抱滿腔熱情相繼踏上了創業之路。他們有的被巨浪吞噬,有的突出重圍榮耀加身。

      戴威,在北大校園創辦ofo,憑借滿腔熱血,在全國乃至全球范圍內掀起了一陣共享單車狂潮,僅2016年一年ofo就連續拿到了5輪融資,2017年7月,ofo小黃車的融資規模更是達到了7億美元。雖沒有做到對出行方式的完全顛覆,但戴威走的每一步都吸引著各界的目光。

      盡管至今ofo面臨諸多問題,但毫無疑問,它讓年僅27歲的ofo小黃車創始人兼CEO戴威獲得了令大部分人都無法企及的財富。然而小黃車從2017下半年后開始出現持續性資金危機,如今面對資本的重壓,業界都預測戴威出局是必然結果。

      特立獨行 創業斗士

      戴威,1991年出生于安徽宣城一個高干家庭,父親曾任中國中鐵黨委書記,現在是新興際華集團公司黨委書記、副董事長。優良的家庭環境讓戴威從小就接受到良好的教育,而從小到大戴威也一直不負眾望,小學便是班長絕對算的上是“別人家的孩子”,在高考順利進入北京后,就順利出任光華管理學院學生會組織部長,并一路升至校學生會主席,可謂是教科書般的校園風云人物。

      在2013年本科畢業后,戴威做了一個“另類”的選擇——去青海支教一年。支教的生活清貧而艱苦,騎行則成為了那段日子里戴威為數不多的樂趣,陪伴他從小鎮到縣城,陪他看遍青海山河,而這段經歷也成為了他創辦ofo的原因之一。

      2014年返校讀研后,戴威憑著對騎行的熱情和不甘平庸的野心,找到4名合伙人在北大校園內聯合創辦了ofo騎游,一個專門定制騎行旅游的項目。然而,理想很豐滿的,現實很骨感,由于騎游對大眾并不是剛性需求,讓項目遲遲無法融到資金,也讓當時剛剛創業不久的戴威團隊陷入了深深的財務危機。

      經過數月調整,戴威選擇將轉向人們出行最后一公里的痛點,打造“共享單車”。從此,ofo便仿佛“開掛”一般,僅至2016年末,就狂攬十幾億元融資,并以勢不可擋的姿態,風靡全國。

      2年攢夠35億身家卻在之后1年被蠶食殆盡?

      趁著近兩年共享經濟的東風和資本的加持,戴威在橫掃國內無敵手后,更具野心的將目光投向了全球。自2016年底至2018年初,在不到一年半的時間里,攻城略地,連續進軍全球200余座城市,業務版圖極速擴張,儼然一副打造ofo“日不落帝國”的樣子。

      而巨大的商業版圖同樣代表著巨大的財富,據胡潤研究院發布的《胡潤百富榜2017》顯示,戴威以35億元的財富成為第一個上榜的白手起家的“90后”,而當時的戴威還只有26歲!

      年輕有為,商業奇才,一時間巨大的成功呼響一波又一波向戴威襲來。根據移動大數據監測平臺Trustdata發布的《2018年中國共享單車行業發展分析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5月,ofo的月活體量高達1125萬,盡管與摩拜混戰,ofo任舊雄踞共享單車頭行業把交椅。

      然而漂亮的數據背后卻難以掩蓋整個共享單車行業的萎靡,從單車大戰打響以來,ofo的負面新聞也層出不窮,未到一年的時間就數次傳出資金問題,而大批撤出海外市場無疑也從側面證實了ofo的內部問題,之前雷霆的擴張勢態已經過往,相反的,ofo正在加速衰落。

      在外界看來,從去年年底開始,ofo就一直在死扛。供應鏈欠款、用戶押金擠兌、資金鏈斷裂的傳聞對風雨飄搖的ofo造成一次又一次的暴擊。面對困局,戴威一直在做著頑強抵抗,但ofo的形勢卻沒有得到絲毫回轉。

      ofo陷入僵局 戴威自救之路坎坷

      就目前來看,摩拜有美團,哈羅有阿里,讓一直堅持獨自奮戰的ofo在強大的巨頭資本面前顯得有點勢單力薄,自今年開年以來,ofo被收購的消息便不絕于耳。

      8月3日,更有媒體放出消息,ofo收購談判已經接近尾聲,滴滴與螞蟻金服聯合出資收購,作價14億美元,同時還將另外承擔ofo 2億美元的債務。不過,很快便被否認。

      面對強大的資本招降,要強的戴威如同一名勢要浴血奮戰到最后一刻的斗士,在5月中旬的百人動員大會上,戴威說道:“如果你們不想戰斗到底,現在就可以離開公司”。讓ofo要保持獨立,是戴威的底線。

      不過面對困境,戴威自然沒有坐以待斃。它開始了自救的措施。目前ofo已經推出了車身商業化廣告,ofo的App上也推出了廣告。此外,ofo也在盡可能的壓縮開支,減少單車的采購和投放量。但相對于ofo的巨大體量,這些開源節流的措施目前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ofo的困境。

      創業的豪賭  成功是否只是曇花一現

      戴威在校園里設想遠大,但把在園里的競爭經驗,放到真實商業里的資本戰役中,則顯得有些小打小鬧。走出北大校園的戴威在強大的資本面前,根本毫無抵抗之力。

      就ofo自身而言,近年來不斷暴露的道德風險問題、成本問題、盈利模式問題,無一不像一把利斧,將ofo的資本砍伐耗殆盡。另一方面,滴滴、美團、阿里巴巴攜以巨大的資本強勢入場,從一開始的資金扶持到如今的多方收購,讓單車大戰增添了更多除行業競爭外的意味。

      目前ofo如果要支撐當前龐大用戶流量,那么可供戴威“燒”的資金真的怕是所剩無幾了,堅持“不賣身”的戴威,除了要尋求資本“救命”,還得時刻小心盤算,否則一個融資不當,也會淪為資本列強的“傀儡”。

      崛起于創業潮的90后創業公司目前碩果所剩無幾,面對那些被淹沒在巨浪里的人,自然只能淪為大家茶余飯后的談資,或被當做“反面教材”列入經驗之談,戴威雖依舊在頑強抵抗,但結局或許已經可以預見。其實對戴威而言,舍棄眼前無法挽回的頹勢,留得青山在,遠比現在負隅頑抗要明智的多。

      長期以來,90后創業者背負著各式各樣的“有色”標簽,每當有90后創業者從跌落神壇,這些詞就要又一次有一次的出現來鞭撻90后創業者。但,商海兇險,勝敗乃兵家常事。戴威的成功是否是曇花一現,又或者上窮水復絕地反攻,我們拭目以待!

      相關文章

      關鍵詞:ofo小黃車共享單車戴威

      IT之家,軟媒旗下科技門戶網站 - 愛科技,愛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軟媒公司版權所有

      北京赛车彩票赚钱吗